山葡萄:悲了傷的老鐵

2018-02-06 11:34 來源 :  香氣共和國 作者 :  王三刀

QQ截圖20180206112601.jpg

  山葡萄,土生土長的中國品種。她到東北的時候,到處還都是泥巴。

  山葡萄自白

  我叫山葡萄,一種野果兒。跟傻狍子在這兒朝夕相伴了不知道幾千幾萬年,現在看見人挺開心的。

  一百年前,我就見到一幫平頭大漢帶著女人和孩子來到這里,當時松花江上的冰雪剛剛消融,陽光暖暖地潑灑在江岸上,他們便在這里蓋起了房子。

QQ截圖20180206112612.jpg

清末至民國期間,大量中原百姓赴山海關外謀生,形成歷史上著名的人口大遷移,即“闖關東”。

  最開始發現我的是幾個孩子,秋天山上的草都黃了,他們一個個酸得瞇著小眼,天黑了跑回家找媽媽用鹽水擦洗被染黑的牙齒。

  后來孩子們長大了,童年的味道便留在了酒里。

  燒刀子是男人們的,須咧著嘴痛飲。酒酣胸膽,將天地之不仁、芻狗之不安,化作一番張狂、一團戲謔、一口硬氣。屋外千年雪嶺,不敵我半晌豪言。

  而山葡萄酒則是女人和孩子們的,發酵的葡萄汁加上砂糖或蜂蜜,幾乎沒有酒精的味道。須綿綿細口,為一個個張牙舞爪的故事注入冬夜的豐滿與靜謐。

  當人們貓了一冬,也飲盡了存酒,便撒出來像年畫里一樣在春天曠野上盡情舞蹈,引著嗓子高歌食色之性,好像要告訴老天爺,哥們兒活過來了。

QQ截圖20180206112619.jpg

  至于1857年那個叫Franz Josef Ruprecht的小伙為我起了什么名字,植物研究所為我介紹了哪個老外對象,對他們來說,都是下一個世紀的事情了。

  山葡萄培育說明

  我國的冬季對于葡萄來說格外殘酷。

  在內陸高壓的控制下,越洋而來的歐洲葡萄無法抵擋西伯利亞寒流的侵襲,唯一存活的方法只有縮在埋土里,而這在世界絕大多數產區都是不需要的。

QQ截圖20180206112626.jpg

埋土過冬的弊端顯著:包括影響果實質量和葡萄樹壽命,加劇風沙侵蝕,增加人工成本等方面。

  山葡萄缺少糖分,也沒有香氣,雖不適合釀酒,卻比“洋葡萄”們更適應這里的冬天。

  前蘇聯人早在1907年就對野生山葡萄進行大規模選育,30年代發現了雌雄同株的兩性花之后,便得以與其他品種雜交,培育出不少高抗寒品種。

  中國雖然在30年代也有酒莊開始用山葡萄釀酒,可真正大范圍利用則是1959年以后了。

  從中國農業科學院特產研究所1963年在吉林省蛟河縣首次發現野生兩性花山葡萄“雙慶”開始;到進一步在品種內優選培育的“雙豐”、“雙優”、“雙紅”;再到與歐洲葡萄種間雜交、回交和重復雜交得到“左山一”、“左優紅”、“雪蘭紅”。

  從中國科學院北京植物園將其與玫瑰香進行種間雜交,培育出的“北醇”、“北紅”、“北玫”、“北馨”、“北璽”;到吉林省農業科學院果樹研究所培育的“公釀一號”、“公釀二號”、“公主白”;到中國農業科學院果樹研究所培育的 “華葡一號”、“黑山”、“山玫瑰”;內蒙古農科院園藝所培育的 “內醇豐”;遼寧省農業高等專科學校所培育的“熊岳白”...

  你用三秒鐘就掃過的名字們,背后卻串聯著半個多世紀以來,一代代育種家們和山葡萄一起走過的無數種可能。

  其中2002年通過品種委員會審定的北冰紅,經五代雜交而得,是目前世界唯一釀造冰紅葡萄酒的品種。

QQ截圖20180206112632.jpg

北冰紅是由中國農業科學院特產研究所1995年用“左優紅”做母本,山-歐F2代葡萄品系84-26-53做父本進行雜交,從F5代中所選育得出。

  在繼承山葡萄抗寒、抗病的優質基礎上,北冰紅同時具有三倍以上的甜度和更加豐富的風味物質。

  所釀的冰酒色澤明麗,酒體醇厚,具有濃郁悅人的蜂蜜和杏仁復合香氣,回味余長。人們為之摩拳擦掌,將其視為中國葡萄酒的未來。

QQ截圖20180206112638.jpg

位于吉林通化的鴨綠江河谷是北冰紅的重要產區。

  如果說舊世界沒有了黑皮諾,就像夜空中沒有了最亮的星。

  那對于中國來說,沒有山葡萄,便如同失去了燎原的火種。

  北冰紅自白

  較之北京姑娘的聰明大方,江南女子的聰明伶俐,川渝妹子的聰明厲害,東北老妹兒的聰明則顯得本分極了。

  一身白貂跟在男人的后面靜靜扒蒜,桌上吞吐的牛逼好像都是她們聽不懂的故事。偶爾抬起頭,眸子里亮晶晶的,像個孩子一點兒風情都沒有。

  山葡萄一如高挑的東北老妹兒,習慣用厚厚的果皮把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的,而不能像南方女子一樣豐滿地簇擁在一起。

  她們不用眼波撩動南國的陽光,不用香氣招惹雀兒來啄食,只是零零星星地點綴著枝頭,隨著鳥獸的摩挲而輕輕顫動。

  事實上不論人還是葡萄,都被這片土地的寒冷和寂寞塑造成了適應的樣子。

  東北姑娘的眼波是躁的,像鈴鐺,像哪吒,像一碗棒子面浸潤不到你的心里。

  東北姑娘香氣也挺稀薄,像一面鏡子倒映千姿卻一無所取。

  我見過很多東北男人喝醉時候的臉,他們會突然嚴肅起來,特別怕你把他演的笑話當了真。

  當人看起來放得最開的時候,其實那正是他們最想努力抓住些什么。

  聽說這兩年東北人走了不少,可是在我眼里也沒什么不一樣的——人們始終都僅僅占據著這片土地上很小的一塊。

  一萬年前,陜西人還沒有在半坡上挖洞,浙江人還沒有在渡口打樁的時候,東北就已經是東北了。

  如今長白山依然是長白山,挺高;遼河水依然是遼河水,挺甜。

  人類跟我們葡萄一樣,從來沒能塑造這片土地,只是在這片土地上塑造自己罷了。

QQ截圖20180206112647.jpg

  “聞說龍江口,星羅十二城。
  人迷石上字,魚伴海邊兵。
  此地豈無外,當年尚有征。
  遐荒還自慰,聲息接神京。”

  ——吳兆騫《寧古塔雜詩》

  附:山葡萄系列品種測評實錄

QQ截圖20180206112653.jpg

  1.蒲昌酒莊北醇甜紅 2014

  酒評:一場猶如波特酒的北醇甜紅,有著強烈的氧化感,同時又有著濃烈的果干和新疆大棗和藥草味,非常的異域風情。

QQ截圖20180206112701.jpg

  2.蒲昌酒莊北醇干紅 2014

  酒評:北醇葡萄是玫瑰香葡萄和野葡萄交配之后的“后代”,充滿了異域風情,聞著像玫瑰花精油,又點綴著草莓、青草、奶油香氣,入口甜美又帶著厚重的單寧感,有點金剛芭比的感覺。

QQ截圖20180206112708.jpg

  3.冰雪傳奇冰紅葡萄酒 2016

  酒評:略有貴腐的感覺,干果,濃縮,非常不錯,咖啡,巧克力,單寧彈性略有,可以過木桶來增加復雜度。

QQ截圖20180206112716.jpg

  4.冰雪傳奇冰雪釅金標干紅 2016

  酒評:和冰雪故事一樣的酒液,罐裝時間差2個月,但是,濃縮、略苦,更多咖啡、單寧結構更大,很有意思,酸度略低一點,也可能導致略苦。

QQ截圖20180206112723.jpg

  5.冰雪傳奇冰雪釅銀標干紅 2016

  酒評:黑石榴紅,略氧化,干果,龍眼干,黑莓,略帶殘糖,中+酸,單寧粉而略還留存力量,酒精度15度但是平衡的不錯,帶有藥草、泥土、黑棗等土品種的特色風味,余味長,甜美。

發表評論